• 2008-01-22

    三人四天 - [且记]

    三人四天能干什么?一个游戏?一场聚会?一次远足?都不是。Richard Hammond为首的三位图形设计师用了四天的时间拍摄出了一部反映二战时诺曼底登陆的电影级短片,战争场面真实生动,镜头和后期较色也相当精彩,不得不感慨于老外的感想敢作,这就是四天三人的《血腥奥马哈》(Bloody Omaha)。

  • 2008-01-20

    自力更生 - [且记]

    今天没雪。
    不过天气预报向来骗人,骗着骗着也就习惯了。今天蚂蚱蹦回回庄里了,原计划去送她的,她就那么象征性的一忸怩,我还当真没去送她,结果她自己扛着几个大包在北京西站的人海里冲杀,想必身体累得一塌糊涂,心里哭的稀里哗啦,顺便气长指甲把我们五个没义气全挠了一遍。而我却在家过了一天难得的闲散时光,像猫一样把自己搁到家里当静物摆着。也终于有机会挑战一下自己的厨艺,我做在老先生对面高兴的看着他狼吞虎咽,倒不是因为我经过那路神仙点化手艺精进了,而是边学边做时间太长,把他饿的肠子都绿了,就是给他块木头我相信他也能吃下去。然而这种吃相让我很陶醉,并且开始坚信自己会越做越好,不能把自己的胃交给楼下的饭馆,我们都要自力更生。

  • 2008-01-07

    零八 - [且记]

    2007年我依然很笨
    永远识不得真假人民币;高兴的砍价归来被人狠狠泼冷水;搞了了个什么电子记事本半截坏了,写了将近一年的东西荡然无存;迟到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领导的几率惊人的高,明明他也迟到了,自己却偏偏窘的说不出话来;人依然很懒,屋子要看心情才会收拾,厨艺也仍旧那末糟糕,明明我付出的爱心要比电视里那个欧七桑多好几倍,做出来的却是东西天壤之别,我开始相信演员就是演员;我的计划很多,实现的很少,计划外的倒是实现了一些,做的永远没有想的多,我不知道应该想的更多逼自己前进还是想的更少骗自己满足;书读得越来越窄,酸腻矫情的文字常常让我消化不良,年末我打算选一本自己曾经喜欢的书来读,挑来挑去选了张爱玲的十八春,那是我十年前看的第一本张爱玲的小说,就为了那个三年五载的一生一世,十年前读罢一夜不眠,揪心的难受,十年后五段刚读过就倦倦的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看见书折着角掉在地上心里很失落,疑惑自己的三年五载是不是已然过了;率性的人种越来越能吸引我,不知道是否源于我身上的率性越来越少了,但是看到西装革履装腔作势的冰箱男或者三十来岁眼角飞鱼还在拼了老命装嫩的忸怩女人都会厌恶的浑身发抖,可是向他们等同的厌恶我一样,我们谁都不能否认彼此的存在;可能每个人的成长历程都是轻狂变愤怒变冷眼旁观,再往后就是冷眼的级别和麻木的程度了,以我的修行,希望自己不知痛痒却仍会动心,顺便祈祷在新的一年还能吃到方的馒头。
    牢骚章节,收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