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7

    读书 - [且记]

     

    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和安都恨高兴
    你有什么打算,我问安
    我要一个两米长的工作台,每天趴在上面画画
    你呢?安问
    你要一个一面墙那么大的书柜,最上面那层要那梯子上去才能够的到,对吧?
    没等我回答,安抢着说
    我是个附庸风雅的人,但是爱书确是真的
    生平最怕的便是借书给人
    如若遇上爱折书角,借书不还,看书睡觉流口水定是心疼的心角发麻
    所以在集体宿舍的这段日子,我任是自己不看,也不肯使劲买书
    我执意要把它们放到一个安安稳稳的,属于它们自己的小空间

    那些造型奇特的书柜我是不喜欢的
    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眼球
    把主角们安排在了一个扭曲的蹩脚空间
    书却是有灵魂没身体的
    无法选择自己的容身之地
    只能被动的接受它们不喜欢的空间

    还有那把书柜放到阳台的
    我很不理解
    人们有很多钟方法装饰自己的房子
    却偏偏要选了一块自己最不适合的砖

    定下来了自己的书柜
    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末高大
    小小的屋子容不下那末大的书柜
    但依然很高兴很满足
    想象这自己老的没有牙齿了
    还能配着暖暖的灯光
    读一些自己喜欢的文字
    哈哈

    Tag:
  • 2007-07-17

    熊十七 - [且记]

    一出门,闷热如注在瓶子里久烧的热气
    直直的向喉咙里头灌过来
    人的表情固定在这湿粘的空气中
    麻木的叹息和往来着
    他俩围坐在着这铜制的火锅前
    两边白色的小瓷碟子零落的排着
    铜锅内的水汩汩的翻腾着
    顶上热气徐徐冒出
    太热了
    他唏嘘的说着
    白烟袅袅,她笑着看着他汗流浃背的搅动筷子
    筷子碰在铜锅子壁上的响,服务生偷偷撩起汗衫的衣角擦汗
    她都觉得有趣
    这末热的天怎的偏要吃火锅了,他撩起手来擦汗,边吃边问
    她笑而不答
    直到两边的人渐渐退却了
    伙计们倦意涌上眼角
    她站起身来,咱们走吧
    夜深了,外头凝固了一样的闷热
    路口却并不清静,很多小贩聚在那里
    她眼睛一家一家搜索着,却找不到什么
    然后她看到它,他买下了它
    它诺诺的,憨憨的,静静的
    给它起个名字吧,她说
    十七块钱买的,就叫熊十七好了。他一如既往的率真
    熊十七?她看着它自言自语,一生下来就四岁了
    恩,永远的四岁。他说
    回去的路上,她摸着它,抱着它,默默的感慨着
    熊十七,真是个好名字,真是个好日子,真是好长好短的四年。

     

    Tag:
  • 2007-03-21

    桃花 - [且记]

     

    暗恋我关注很久了
    门票对我来说很贵
    安说,没关系,你去看,我在外面等你
    我说,一起去吧,文化消费,也算值了
    后来一百八十元的门票被黄牛炒到了二百五十元
    我愤愤的生气
    安说,那咱们也买吧
    我说,坚决不买,不能白白把钱给了黄牛
    安说,那咱们买碟看
    我生气,别傻了!谁会去看话剧的碟!
    安,要不看场别的电影吧,快过年了
    我,不要不要,没有心情
    安,要不,要不我给你演?
    ……

    带着小小遗憾的过了元旦
    《暗恋》的事情也就过去了
    生日这天我和安来到去年我过生日时我们一起吃饭的小馆子
    安窃喜的拿出一张票给我
    暗恋!不是已经演完了么!我大叫
    全国巡演完了,在北京闭幕的几场。安得意的说
    三百八十!
    是啊,别的都买完了
    怎么只有一张?
    当然了,这么贵的票
    那你呢?
    我在外面等你
    那怎么行?要到半夜才演完
    没事,我在外面给你要签名
    我才不要呢,太土了
    那你就好好看
    不,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天哪!
    ……

    后来安问我,是不是买的有点晚了,演员都演了好多场了,估计都演麻木了
    我说,刚刚好,那时天太冷了,现在才是桃花开的季节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