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01

    后来 - [且记]

     
    我来北京整整两年了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家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一个主美用qq聊天
    第二天早上就跑去北京面试
    当即就上了班
    傻傻的我还不会推托
    妈妈和安在楼下一直等到我中午
    我们满心窃喜的吃了一顿华丽的大餐
    吃完饭我便去上班
    那时候我还完全没有落脚的地方

    妈妈拎着大包小包的行礼去找房子
    然后在街头认识了我第一个,也是到现在仅有的一个房东
    房东很热心,房子顺利的定下来了
    定下房子妈妈就去公司接我
    我下班后看见妈妈在楼下冻了5个小时
    鼻子脸红红的,一边冻得跺脚一边笑着看着我
    我冲上去紧紧抱着她
    脸贴着她冰凉的脸
    心里酸酸的想哭

    屋子很小
    但是挨着什刹海,而且是地道的老北京的四合院
    虽然没有暖气,打水去卫生间都要在外面
    我还是惊喜又高兴的住了进去
    我临时过来并没有带许多的行礼
    第一天晚上我和妈妈就在木板搭的小床上睡了一夜
    我们把所有的衣服都搭在身上也抵不住空空的房子从外面灌进来的风
    第二天下班回来
    发现屋子焕然一新
    妈妈为我布置了一个温暖的小家

    我在周末才第一次看见什刹海
    那时的什刹海一面是水,一面是冰
    风吹在脸上生生的疼
    我说北京的冬天真冷啊
    安说春天马上就要来了

    妈妈在一周以后回家
    可是第二个周末就又来了
    背着一锅饺子给我吃,搞得我苦笑不得
    妈妈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过生日
    怎么都要吃的好些
    我得生日从来都不在外面和朋友过
    觉得自己无知无觉的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纪念的
    倒是妈妈这一辈子最刻骨铭心的经历
    所以都是和她一起在家里吃饭
    妈妈说我不在家
    她觉得天都塌了

    安一大清早就在门口等我
    迎着路人诧异的目光表情严肃的抱着个比他胖一倍的巨大的毛绒白熊
    我见到他时笑的直不起腰
    我接过大熊抱着,把脸埋在里面,雪白的,软软的
    我问他为什么买个这末大的
    他憨憨的说,
    因为你现在在北京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我让它和你做伴
    我问,那你是谁?
    安说,我就是大熊啊,天天陪着你

    后来生活上一团浆糊的我开始认真细心的打理自己的生活
    后来妈妈的电话越来越少,心却越来越踏实
    后来深夜一个人在老胡同里走街串巷拍拍照照也不觉得孤独
    后来学会了忍耐也学会了思考
    后来知道怎么在浮燥的城市飘样的生活中找到自己
    后来我得老朋友们相继来到了北京
    后来我得新朋友们吵吵嚷嚷的走进我得生活
    后来我对安埋怨说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两个人的约会了
    后来酒酣而醉剖心而笑的时候说
    你们真是我在北京发的一笔大财
    Tag:
  • 2007-01-25

    颜色 - [且记]

    我有很多毛衣
    多到一季过去,也不能把所有的毛衣穿上一遍
    这和我得其他衣服很不成比例
    它们默默的变换着样式却不显纷繁
    第一个室友留给我一个经典的评价
    说我能在众多的衣服中淘出貌似一个厂家生产的衣服
    女孩子后来去其他地方打拼了
    我们曾经相聚很近却再也没有见到过
    只有这句话直到现在还陪伴这我
    在我购物归来的时候宿舍的姐妹们七嘴八舌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佯装无奈的说
    没有办法啊,美丽的衣服都是相似的
    难看的衣服却各有各地难看
    其实他们只是颜色相似而已
    牛奶加咖啡,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美好的颜色

    我最不喜欢的颜色便是红色
    这个俗丽刺眼的颜色每次出现都让我头皮发麻
    我在自己本命年时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一件红色的衣服
    我不喜欢的颜色还有很多
    紫色妖娆诡异,蓝色深谙冷淡,黄色轻浮跳跃……
    又很多年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究竟是什么颜色
    尝试着把这些颜色打散拼成花花绿绿个格子
    后来也相信没有颜色就是最好的颜色
    终于纷繁殆尽的时候
    醉醒之间嗅到香浓的味道
    是融合所有颜色的灰
    是褪尽所有颜色的纯白
    雪天里暖手的咖啡
    是冬天的颜色
  • 2006-12-31

    再见2006 - [且记]

    回家的路上很冷
    我在火车上对J说,也许会下雪呢
    我今年都没有见到雪
    J不懈的说,想的美,天冷就下雪,那我要下钱
    第二天醒来一片莹白
    真的下雪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
    我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我还在为圣诞节没有去滑雪耿耿于怀
    为没有打雪仗觉得遗憾
    以为今年真的见不到雪了
    然而此时此刻,她就这末飘忽的落到了我的掌心
    瞬间融化却冰凉的真实
    我醉醉的想,真的下雪了

    回来时已经傍晚
    我慢无目的的走
    走了很远才想起来曾经答应请木头吃蛋糕
    进了蛋糕店却找不到我要的雪人的蛋糕
    我说只要一角,店员婉言拒绝了给我画个雪人
    我怏怏离开
    走到七彩窗前,里面一片漆黑
    我掏出手机,终于没有打木头的电话
    径直走到公园看孩子们打秋千
    看了很久很久
    突然很想很想那个陪我打秋千的人
    掏出手机,拨了,又挂了……

    天暗下来
    公园中心灰色的建筑透着淡淡的黄色的光
    暖意渗透着暮色的霭
    元旦前格外安静的夜
    我却没有离开
    想像着自己躺在广场中央
    任由雪簌簌落下
    埋没累积着却不融化
    我走了的,追了的,留住的,忘却的
    轮回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