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4

    饮水 - [且记]

    出来什刹海,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名字叫“云起”的建筑
    当时只道是名字清雅别致,只是大门紧锁,不知来历
    门前有一块小石板,往来许多次,也不曾留意过
    因为对这个名字印象来的深刻,还给自己刻了枚“云起”的小章
    后来读书偶然得知自己最喜欢的清代诗人纳兰姓德就住在这里
    相传这位多情公子和最后一位情人便常常在银锭桥上幽会
    门前石板后名为绿云的树便是这位公子亲手栽种的
    少时在省图借到这本饮水词
    觉得名字起的很是奇怪
    台湾繁体中文的印刷看得我很是头疼
    疑问初相见是“只”还是“止”
    感慨那一程山水
    沉醉梦落狼河
    然而却有一天站在这宅子门外
    揣测红漆碧瓦内的故事
    只是春风沉醉,醒来却还无味
  • 2006-11-26

    故地 - [且记]

    年底了,这样的一年就这样的过去了
    我拿着厚厚的通票,无奈的和老先生说我们要赶紧去啊
    可是那末多想去的地方,到底该去哪呢
    大观园很想去,可是这个草木凋零的季节,去看空洞而伤感的园子,不合适
    几个寺院,因为要迎接2008年更多的银子,都忙忙的在整修
    想去爬山,可是更愿意和朋友们一起爬
    最后安老先生一拍桌子,我们去老地方吧

    沿着那条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路线
    我们先去的德胜门楼
    爬上这个城楼是我一年前的梦想
    那时妈妈陪着初来北京的匆匆忙忙的赶到城楼底下
    可是景点已经关门了
    后来选不到对的时间和对的机会
    我仰慕的英雄和他的伴着我出来北京的故事一起融在这个川流不息的街道上
    让我每次看到它都觉得亲切
    可是我终于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时,却掩饰不住的失望
    仅剩下的箭楼作为买工艺品的商店
    阵阵厌恶的感觉袭来
    我走到城楼外面
    俯视着修葺中的德内大街
    老胡同拆的一塌胡涂
    此情此景
    怕是英雄也会胸中悲凉吧
    也许世事无端成幻梦,
    也罢畏途随处转羊肠。
  • 2006-11-21

    时空 - [且记]

    发生了挺多事情
    生平第一次烫了卷发
    第一次当娘家人参加了全程的婚礼
    第一次吃到蝇养餐
    第一次和朋友聊天暴走了10个小时
    还有好多第一次
    可是打开网页头脑却是空白
    难道冬眠期综合症
    难道我失忆了

    常常和老先生聊到时间空间
    觉得过去会为现在埋下很多伏笔
    假设我们回到过去
    假设我们真的超越时间回到了过去的某个点
    会怎么样呢
    蝴蝶效应证明任何一个小小的改变都会改变与自己相关人的命运
    至尊宝回到过去改变了后来发生历史
    而李逍遥为了就灵儿回到十年前,找出了根源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因为历史已经发生了

    不同的是蝴蝶效应和大话西游是以自身为中心
    李逍遥是以环境为前提
    可是假设李逍遥回到过去杀了灵儿或者那个长老
    已经发生的历史也不会改变么

    老先生推荐我去看霍金的时间简史
    里面并行空间的理论或许会解我头大的问题
    去地坛秋季书市的时候顺便淘回来了一本
    要好好看看

    午饭时间无意间又看到大话西游
    突然发现最最开始的时候孙悟空的月光宝盒本就是偷的紫霞仙子的
    目的是为了回到从前不答应佛祖保这个唠叨的唐僧
    结尾寻到开始之前续了孙悟空保唐僧的取经之路
    而这来五百年去五百年
    两段情缘本来就都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只是在至尊宝心里记得
    赚了我们一把心酸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