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5

    收。藏 - [且记]

    我从小就是个特爱捡破烂的孩子
    大到破木头箱子,小到第一次吃的西梅核,在山上摘的野花,路边拣的石头,和小同桌写的小纸条
    等等等等,一经我手里,都舍不得扔掉
    家里大大小小塞满了我盛破烂的箱子
    这些零零碎碎纸纸片片,都是我儿时最美的回忆
    而多年后拿起它们却只见它的破旧,不见它的美好
    徒留心里一些感慨地渍迹和母亲诸多的埋怨
    于是扔一些,卖一些,捡些重要的重新装箱放好
    年复一年的拆拆整整,今年回来只剩下小小的一个箱子
    我抱着这个箱子,并不沉
    心里却忖度着年龄越来越大,
    而珍藏的东西却越来越少
    于是照旧封好放好,叮嘱自己再不打开了
    总觉得这么小小的一个箱子,就可以封存着我儿时的记忆
    而现在地记忆,却渐渐地模糊起来
    记忆这东西,真不知道应该学会收藏,还是应该学会遗忘

    Tag:
  • 2007-07-27

    读书 - [且记]

     

    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和安都恨高兴
    你有什么打算,我问安
    我要一个两米长的工作台,每天趴在上面画画
    你呢?安问
    你要一个一面墙那么大的书柜,最上面那层要那梯子上去才能够的到,对吧?
    没等我回答,安抢着说
    我是个附庸风雅的人,但是爱书确是真的
    生平最怕的便是借书给人
    如若遇上爱折书角,借书不还,看书睡觉流口水定是心疼的心角发麻
    所以在集体宿舍的这段日子,我任是自己不看,也不肯使劲买书
    我执意要把它们放到一个安安稳稳的,属于它们自己的小空间

    那些造型奇特的书柜我是不喜欢的
    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眼球
    把主角们安排在了一个扭曲的蹩脚空间
    书却是有灵魂没身体的
    无法选择自己的容身之地
    只能被动的接受它们不喜欢的空间

    还有那把书柜放到阳台的
    我很不理解
    人们有很多钟方法装饰自己的房子
    却偏偏要选了一块自己最不适合的砖

    定下来了自己的书柜
    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末高大
    小小的屋子容不下那末大的书柜
    但依然很高兴很满足
    想象这自己老的没有牙齿了
    还能配着暖暖的灯光
    读一些自己喜欢的文字
    哈哈

    Tag:
  • 2007-07-25

    生死·桥 - [且读]

    李碧华的文字,我是那么喜欢
    不是揪心的痛楚,不是虚张的框架,更不是绵甜的情话
    是看透的三生三世,是淡然世外的凛冽情怀
    是台上台下水乳交融的哀恨人间

    我一直没有把这三个人谁生谁死对号入座
    在我看来,他们本就是一体的,生死不分
    但是他们谁是幸福呢
    志高平平淡淡,稳步生活,没有出过自己的圈子,日暮炊烟的幸福
    怀玉名利场上叱诧风云,退隐之后还有洗尽铅华的美女相伴
    唯有丹丹
    她爱着的两个人,错过,又错过了
    她拥着她认为世界上最爱她的那个人死去
    但是她到死也没有知道
    她只是一个人的替身,一个初恋的影子
    而那个人到最后也没有开枪的人,早已将自己的心化为前尘往事的灰烬,沉入黄浦江底

    志高是怯懦的,徒有爱一个人的心,却没有开口把她留下来
    怀玉是自私的,醉在名利场的纷华之中,忘了始末由来
    丹丹是勇敢的,任性的,既可以为了自己所思所想的人奔走天涯,
    又可以为了那个最爱自己的人饮尽毒药
    然而她是可怜的
    好像所有男人都爱着她,结局却是她在雪中静待着自己的血液流干
    她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的还是三个人紧握的手
    她没有怨,只有倦

    李碧华笔下的女子痴怨,男子薄情
    女子如眉心烫的花,柔媚的凛冽
    男子却如同墙上的风景,迷人却幻像
    霸王气概的段小楼,西湖下撑着油纸伞的许仙,蓦然回首的十二少,那末缥缈的隐现在故事之中
    真实的却是那爱一世,恨一世,生一世,死一世的女人对自己爱情的独角戏
    男子是一个符号,女子是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奇女子,一个李碧华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