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4

    簋街 - [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eekabc-logs/4716942.html

    一早就听说,不去簋街就妄来北京了。

    和我一样贪吃的双打印了一份美食地图,上面簋街赫赫有名,既然闻名不如见面,我们两个人一下班便直奔东直门而去。北京内城九门,各门都有相对应的用途,而簋街所在的东直门是用来走砖瓦木材车和往城外运送死人的,所以在东直门外建有坟场,据说站在东直门城楼上向内看能看见鼓楼,而像外看就是一望无际的坟场了。由于城门即当时的城乡结合部,所以城门内自然形成了最初的早市,那些以贩卖杂货菜果为主的摊贩们后半夜开市,黎明即散,摊主以煤油灯取亮,远处看上去灯影憧憧,再加上整条街上比肩相邻的棺材铺和杠房,故名“鬼市”。而巧合的是东直门大街两侧的很多商家店铺也做过很多各种各样的生意,可没有一家能做的好的,就连唯一的一个国营百货商店金鼎轩也不得不关门歇业了,但随后人们发现在这条街上只有开饭馆能做的好,而且这里的饭馆白天几乎没有人光顾,但是到了晚上却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另有一番繁荣景象。至于是不是象当地老人们说的到了夜里鬼们都要进城吃饭而形成了如此繁荣就谁也解释不清了。再后来就是不知何人挖坟撅墓的从字典里查出一个“簋”字,代替了所谓不雅的鬼,而将其发扬光大了。

    神秘也好,附会也罢,美食是少不了的了,簋街的主打是烤鱼和龙虾,原打算去黄记煌的,可是路过渔夫烤鱼的时候被门口接待的服务生栏下,介绍他家的美食,说得又快又乱,我顶不喜欢这种招揽顾客的方法了,拉着双正要走开,看见服务生扭过头去给我介绍的时候,脑袋后面的头发赫然剃着“渔夫”两个字,觉得有趣,就进了这家店。人很多,一百多元的鱼点完我俩心里隐隐作痛,然而香酥鲜嫩的鱼入口时便都放到九霄云外。我说这是我来北京吃到的最好吃的鱼,双更是使劲的夸赞,相比之下龙虾口味很一般了。烤鱼龙虾,加上一瓶啤酒些许配菜,说说聊聊闹闹笑笑,两个女生畅快的腐败了一顿,酒足饭饱天已大黑,簋街家家挂红灯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所以微熏的我们出来看见一片灯海竟觉得恍惚,给双讲了讲簋街的传说,双小声问我:那你说街上走的这些有哪些是人?我说只有我们俩个,这些灯红酒绿都是过眼云烟,幻觉罢了。双大笑,说我神经病。我突然回头,直瞪瞪的看着她说,我也是鬼。吓得双大叫,笑着跑开……

    声色北京。
    难怪许仙说,迷恋红尘,我愿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