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6

    - [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eekabc-logs/4716957.html

    我走到哪都带着的一本书。
    不喜欢乱世佳人这个名字,当时正值高考前夕,我在北京学画画,那是我长大后第一次来北京,为了找一本译名为飘的书,跑遍了北京的大小书店。最后在一家挺小的书店看到了,简单的蓝色封面,只有一个飘字。不知名的出版社,不知名的译者,主人公的名字和我在省图看得译本也有出处,而且价格对当时的我来说挺高的,但我还是想都没有想就买下来了,就为这个飘字。
    “飘”出自美国诗人道森的一句诗,玛格丽特用它来形容美国随风飘逝的黄金时代,唯美的南方田园生活在北方大工业生产的脚步下退出了历史。特定历史下波澜壮阔的爱情故事。也许思嘉只是忠于自己的爱情童话,当童话中骑着高高的白马,满头微卷的金发的王子变成战败的士兵,拖着九死一生的疲惫归来的时候,思嘉依然送给他自己亲手做的华丽的腰带,希望他像王子那样去迎战;当艾西里不善经营,忍受不了商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准备将伐木场退还给思嘉的时候,思嘉又小使手腕强迫艾希礼流了下来,思嘉爱的如此自私,却如此投入,全身心的灌溉永远不会发芽的种子,完全不知道身后庇护自己的大树已经枯萎了。全书通篇都在写爱情,追逐爱情的过程就是思嘉的成长过程,但是思嘉直到最后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爱情究竟是扑向明天的希望还是放手过去的肯定?很多人说思嘉士爱瑞德的,说不清楚,我心中的思嘉不是只有透过媚兰的眼睛思嘉才能看到瑞德对他的爱。
    “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白瑞德的最后一段话,也是这本书我最喜欢的一段话。据说续集中白瑞德和思嘉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收拾疲惫的爱情残局绝对不是作者的本意,爱情已然随风飘逝,不变得是思嘉对明天的信心。
    飘,指的思嘉,不是她飘忽不定的爱情,也不是她漂泊动荡的时代,而是她不论飘到哪里,都能落地开花。这是我一直带着这本书的原因,也许我们心一直找不到地方靠岸,所以抓紧任何一个可以生长的土地;也许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大树,所以一定要撑起自己的天空。有个人曾经对我说过,你错就错在以为自己很坚强而别人和你一样。但是我现在希望你比我还要坚强或者坚强许多倍。
    送给我的灰灰,等待看你最美的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有趣的事情 2006-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