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5

    如此健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eekabc-logs/4716977.html

    博客可每天都在写,只是下班后总是这样那样的借口忘记发上去,于是要么几个月下来都没有更新,要么一更新就是几个月,生活上也是丢三落四一塌糊涂。今天要把范的键盘送过去,昨天晚上就准备妥当。早上十点多懒懒醒来,然后去安的宿舍和他一起吃早餐,兴致之时舍友发来短信:你的键盘落在宿舍了。于是匆匆结束早餐,返回宿舍去拿键盘。在出来时外面风很大,北方的春天总是风暖交织,安决定去趟银行补办被我消磁的卡,人不多,可是我们的手续很麻烦,排号到我们的时候,我把放键盘的手提袋放到银行的柜台下面,帮安整理繁琐的证件纸片。一切安排妥当,辗转倒车来到灰会住所,下车时安突然一愣:你的键盘呢?我俩怔怔的对望片刻。安马上又跳上了返程的车。
       我一个人站在街口哭笑不得,今天风很大,安再次往返一趟回来怕是又要晕车,这样事情已经很多次了,我如此健忘,安却如此耐心。去年冬天夜里我把手机忘在德胜门,一边又是成铁的末班车就要到时间了,安在寒冬的夜里一路狂奔回去拿手机,当他气喘吁吁的出现在车站时候,我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似的小声问他:“生气吗?”
       “不生气”安说“就是着急”。
       “着急?咱们还赶得上成铁呢。”
       “着急没有手机叫你起床,明天又要迟到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