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28

    女人二八 - [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eekabc-logs/59779950.html

    我常说老娘如何如何,而到了老娘真二十八岁的时候,却希望这春天来的晚一些再晚一些。

    二十八岁的我早就忘了什么是娇羞矜持,脸皮与年龄一起增长,再也不会为了谁给我开个色情小玩笑恼羞成怒,两性话题不在那么神秘反感,八卦新闻也常常被挂在嘴边;同时代的朋友们早已婚婚嫁嫁生儿育女,看着曾经的明月光变成了家长里短的管家婆,却不知道是对她们更了解了还是更陌生了;甜腻口味或者故作深沉的书已经不适合我了,偶尔路上看本小言感动一把,自己都觉得吃惊和恶心;经常看到年轻人哭哭闹闹分分合合,都不由得偷偷感慨年轻真好;而面对那些满满梦想,刚刚毕业等待飞翔的学生,又觉得他们好远,又好近;感动我的电影越来越少,常常看着看着一顿剧情特效的胡乱评价,自己都搅了自己投入的心情;我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拥有一颗向往自由的心却再也没有勇气放下生活的一切来一次任性的旅游;我二十八岁,会涂黑色指甲油,会穿曾经最反感最鄙视的高跟鞋,黑色小西装从容出门,会主动对小朋友说“阿姨”帮你,而被小朋友叫姐姐的时候,心里有买彩票中小奖的高兴。

    元宵节夜晚北京下起了小雪,顾不得雪天一路的泥泞,我和安兴冲冲的跑过马路去买烟火,买回来才发现路面很湿,半天才找到能放烟火的地方,我们笑着闹着,使劲仰着头看着烟花绽放,夹着细细的小雪,落在脸上清澈的凉,今年的烟花比往年更绚烂。

     

    分享到:

    评论

  • 我忘记祝你生日快乐了,美女~
    回复mellr说:
    不是忘了,是从来没有记得过,哼!
    2010-05-07 23:52:57